谁在春天歌唱

綝翊:

第一章
非完全态
       “现在的我是作为不完全的自我存在着的。确切地说,我大概是处在非完全态。”我注视着桌对面女人眼镜后面琥珀色的瞳仁,努力让线触及得更远。
        “所谓非完全态,是指怎么样的的呢?”
        “大概是我在某个时间某个场所被什么剥去或者说偷走了一部分自我,而我自身却对这一切毫无察觉,直到发现自己处在非完全态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所以那一部分丢失了的你对于你自身来说也是未知?”
        “是啊。”我端起面前的酒杯,冰块在其中发出风铃般的声响,我低头盯视酒杯中浸在酒中的冰,琥珀色的酒,水晶样的冰,很是好看。我抬头酌一口酒,抬眼望那女人。她也在看着我。我们眼神相遇。
        一个样子,我想。
        “作为不完整的自己,也就是处在非完全态存在是怎样一种体验呢?”
        “唔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只是好奇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就是觉得在其他某个场所有另一个自己存在,准确些是另一部分自己。而且毕竟是另一部分自身,互相之间会存在某种关联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像是引力?”
        “也许。”
未完待续。。。。。。

"(ºДº*):

大嗓门说要次饭饭🐱

鬼途奇行錄 4 亂亂談

shoulder94:

1. 好在溫皇桑最近有感興趣的研究題目,心情好。大事化小,小事化無。八百比丘的不死之秘也是蛻變大法,但看來最enjoy這秘法並且讓其揚名天下的好像就是阿網了。如果說當年是徐福傳授這套大法給白比丘,網十八缺損記憶中的老者可能也是徐福?照當初那番話,遺失記憶應該是原本會有的副作用,可是白比丘卻沒有。既然人與魔都實驗成功,那麼長生不死的研究應該已經算是成功了吧?(歪頭) 但閻王鬼途仍然汲汲營營於研究長生不老藥?還是說蛻變大法有什麼限制條件?並非都可以練?


2. 這檔有注重表現一些細節了,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人生與過去還有心情。阿俏與修儒,藥神與岳哥,阿劍與鳳蝶。


3. 蒼狼和阿俏都看出岳哥與藥神都憋不住非敘舊不可了吧!畢竟是有過默契的兩個年輕人,這一笑還有什麼不能解的。原來藥神對岳哥的心情是很複雜的,大概跟對榕燁有一點類似,有情,有愧,也有一點疑慮(之於對方對自己的怨),但榕燁畢竟是自己看到大的吧!比較親近。也因為複雜的心情,所以不會在看見對方居然恢復了,馬上高興得跑去相認。不過這樣看來,藥神大概不是鬼谷四慧,而是打擊閻王鬼途三人小組,四慧與三人小組的交集是岳靈休。當年為了潰滅閻王鬼途,付出了慘重的代價。岳哥最初說你們奪走我重要的人,還以為是指幽冥君,但後來就會知道他是指他失蹤的妻子 (這才是鬼谷四慧之一?),不知道為何,有點不詳的預感。


4. 有點小放心,諸葛窮看來雖然確實與閻王鬼途有關,卻不是十部眾之一,而是債務人與債權人的關係~XDDDD 他那未露面的師弟很有愛,對他們的師父感到好奇。


5. 不過諸葛窮雖然有趣,卻遇到對手了,遞辭呈的殺手大哥超可愛的啊啊啊~~~XDDDD 大概可以想像,還珠樓的殺手應該是底薪加獎金制。沒有買賣的話,雖然不致活不下去,可是沒獎金會變很窮~XDDDD 他大概是認為溫皇桑不做生意都是有了女婿的關係,所以看到阿劍就有氣。是說樓主的個性 之差,大家都很清楚,就不用指望他了~XD 不過殺手大哥還是講情面的,如果有人花錢買溫皇的人頭,溫皇反正有的是錢,花更多錢買回自己的人頭就好。是說樓主這種老闆說差也挺好的,說好也挺糟的,嗯。


6. 藥神的副業大概是變戲法的,除了會用藥,他對自己手腳快很有信心。蘿莉看來不是十部眾之一,可能是太和的人馬?岳哥認證,藥神確實是戰五渣。


7. 本集的感情戲都讓風間家兄弟包了,不過看溫皇桑的態度,阿劍也算是苦盡甘來了吧!黑水城被毒品入侵看來算是意外?不知道金池中毒能不能釣出小王?


8. 我覺得搭船期間惡霸欺負小朋友們的黑白仔很有畫面欸~XDDD 太無聊了所以欺壓小鬼們,順便把人家的晚餐也吃掉,但是修船的不能動~XDDDD (打滾)


9. 安倍的個性真的不太討喜,至少我不喜歡啦!不過說,他可能因為血統加持的能力,莫名打敗所有競爭者當上苗疆的大祭司,這樣一來,軍師的計畫就搞笑了說......


10. 凰后挺適合當領導人,不過說那段最有趣的其實是她學生的匯報,哪,跟蹤雁王的都失蹤了,跟蹤小王的被甩開了,除了去過一趟神農有巢就"倒"在還珠樓沒出過門的懶鬼溫皇.......覺得是好有個人見解的情報彙整啊~XDDDDD 所以說這集小標題的意思是,惹到凰后後果會超嚴重這樣嗎?


11. 旻月大姊好帥!喜歡她開門見山的乾脆。不過我想阿俏與她的見面,也許是墨家與鬼谷(不是縱橫)的"和解"起點。


12. 憶無心要進入徹底改變她爸一生的名勝了,要很有點感慨吧!哈哈。



妈妈 我饿了

月要一寸铁:

分享未知歌手的单曲《妈妈 我饿了》http://music.163.com/song/484260165?userid=36316744 (@网易云音乐)
这是一首没有被腰收录于专辑的歌,有幸听到,如获至宝,现据听录补充歌词,如有误,欢迎乐迷指正。


妈妈,我是昨天困倒的机场
让我把今夜吃光
我会在明早回到 你身旁
妈妈,我想 有张向阳的大床
在上面脱得精光
等我被柔软弄伤
然后冰凉

如果,明天成了谎言
我依然微笑不说话
妈妈,你以为我已完全如你的希望

妈妈,我是昨天困倒的机场
让我把今夜吃光
我会在明早回到你身旁
妈妈,我想 有张向阳的大床
在上面脱得精光
等我被柔软弄伤
然后冰凉


妈妈 生命是个舞会
舞会在落幕时流一点泪
妈妈,其实你知道
结束和开始是一样



歌曲,歌词等所有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




老威威:

淡淡的柠檬清香  P12


青春期的叛逆。。。


话比繁花:

不同的际遇以及在人生不同时期,人会陷入不同的执念里,很多时候,一个人就在某一个执念里,驻扎定营,将其当作安身立命之地,一辈子囿于其中,偶尔遇到过路的兔子,偶尔在夜里抬头看见划过的流星,心里有些哀惋,咀嚼那些与你渐行渐远的可能性。人,年龄小一些的时候,眼睛里有斑斓的蝶衣,声音里晃动着琳琅的风铃,因为他们有无尽的可能性,他们一无所知又没有畏惧,他们不被生活逼着做出割舍和决定,他们的生活是一个杂货铺、一个百宝箱,他们对这个世界和未来有无限的幻想和憧憬。而随着年龄增长,我们慢慢被定性,我们或早或慢地,慢慢在世界这座大机器里的各个角落,找到自己的位置,然后作为一个运行的工作齿轮,按照自己规律和秩序不停转动,直到迎来生命的终结。


再小一点的时候,我看见身边的人,已经为着手去寻找自己的这种位置,做出了准备,心里常嘲笑他们的功利浮躁;我看见比我们更高一辈的人,被那狭窄的生存位置压迫得无法喘息,心里不解他们为何不跳脱出来,做一枚美观大于实用的石纹纽扣而不是灰暗的金属齿轮。


其实人在任何时候都可以逃脱,作为一个独立的人,成为自己生活的国王,而不是一个社会动物。但是你要有勇气把目前社会给你的权益,原封不动地还给社会,净身出户。一个人享受社会的权益越少,精神上就越自由,等量的幸福要用等量的痛苦去交换,这是人间的孩童,打小就明白的道理。